东京1.5分彩全天计划 > 文学网站 >

莫言:我要打破文学奖魔咒 希望回到桌前写小说

  每年诺贝尔奖组委会都会举办一场古典音乐会,并邀请明星参加。2007年,中国钢琴家郎朗就曾获邀在音乐会上演出。

  北京时间12月6日19时,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新闻发布会在瑞典文学院举行。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回答了记者的提问,以下为新闻发布会实录。

  莫言获奖就是我个人的事情,诺贝尔文学奖从来都是颁给一个作家的,而不是颁给一个国家的。我相信,我获奖后,会引起读者对文学的热情,我也希望,因为我的获奖,对中国文学的发展有积极作用。

  最大的变化就是,我过去骑自行车在北京街头没人理睬我,前几天我骑自行车在街头,有好几个年轻姑娘对着我拍照。我现在才知道,我成名人了。我在得奖之后说过,对我的热情要转移到对广大作家身上,把阅读莫言一个人作品的热情,转移到更多作家作品身上。

  我说过,我的获奖是文学胜利不是政治的胜利,有些人猜测诺贝尔文学奖的政治倾向性,但是我认为,这种政治倾向是不存在的。

  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,得奖之前是农民的儿子,得奖之后依然是农民的儿子。很多人追着我要签名,我自己都觉得奇怪。我知道自己的水平有多高,我将继续保持谦虚的态度。

  我原名中间一个字拆开,就是莫言。我小时候经常乱说话,给我父母带来很多麻烦,所以他们教育我要少说话。第三个原因,人老是说话就没有精力写小说了,既然选择作家这个职业,就该把说的话用笔写出来。

  富豪榜说今年得了2150万的版税。我后来到银行查了一下,哪有那么多啊?我不知道那些钱去哪里了。

  我推荐《生死疲劳》。这部小说里有想像力,有童话色彩,也有中国近代的历史变迁。

  诺贝尔文学奖公布之后,刚开始我确实有点不太适应。网络上对我的议论和批评,我也很生气。后来我感觉到,那个被批评的莫言,跟我没有什么关系。很多人用丰富的想像力,塑造着另一个莫言。我和大家一起围观对莫言的批评议论和表扬。

  我反感所有的限制。比如我去大使馆办签证,我也得接受检查。我坐飞机出海关,他们也要检查,甚至要解下腰带和鞋子。但我想这有它的必要。我认为,各种限制在世界上每个国家都存在,但是尺度和方式不一样的。

  我在这里讲句真心话,如果一个作家认为,他在完全自由状态下就能完成伟大作品,我想这是幻想。反过来在不自由环境下,必定写不出好的作品,这也是假话。关键是作家内心深处是否自由,是否能超越政治和阶级来写作,是否对所有的人,包括对那些咬牙切齿咒骂你的人,也把他们当人看,也对他们深深的同情。

  11年前我来过斯德哥尔摩,当时也有几个朋友带我参观了瑞典皇宫颁发文学奖的地方。我的朋友对我说,你好好写,将来你也可以站在这里领奖。我当时心里也想,我要好好写,将来我要站在这里。我来了,来这里领奖了,心里除了高兴还有很深的惭愧,我觉得世界上还有很多好的作家应该获得这个奖项。我自己写得还不够好,要继续努力。

  我这次来最主要的目的就来领奖,还有就是参加这个记者招待会。很多人把这个招待会描述得非常可怕,我也知道有一些人把我描述得也很可怕。我来了以后,发现你们不可怕,我相信你们看到我之后,会发现我也不可怕。我们都是人,都一样。

  如果要问我最希望什么,就是希望回到书桌前写我的小说。也有人说,一个作家获得诺奖之后,再也写不出好的作品,也有很多优秀的作家打破了这个魔咒。我一定要努力也加入打破魔咒的行列。

  你自从得奖以后很少露面,这段时间你的心理状态怎样?你有没有压力?为诺贝尔文学奖准备讲稿准备了多长时间?

  得奖之后最大烦恼来自新闻记者。他们有人在我家门口坐了十天,我太太经常请他们到我家吃饺子。我自己也当过记者,所以我对那些在我家门口坐的记者充满敬意。我为什么躲呢?因为他们要我重复我说的话,他们也没有读过我的书,也提不出新问题,顶多到网上搜索消息再问我。我准备演讲稿过程中,我没有压力,让得文学奖的作家把这个世界都讲一遍,这是不可能。后来我自己想,我就讲真话。我的讲稿,两天我就写完了。那两天我在网上还泡很久。

  我得奖之后,马悦然为我背负了很多罪名。我曾经说过,马悦然真是冤枉啊。截至目前,我跟马悦然一共见过3次面,第一次是香港中文大学在一起抽了一支烟,这支烟是我给他的。第二次是在台湾,他回报我一支烟,第三次在北京的斯特林堡座谈会上,我又给他一支烟。三次见面三支烟,他多抽了我一支。

  他经常批评我写小说写得太长,有人也据此判断,莫言永远得不了诺贝尔奖,因为马悦然批评莫言。我怎么回答?我就是要写这么长,哪怕剩下一个读者,我也要这么写。

  你们外国人见一次面就说亲爱的朋友,我第一次出国到欧洲,认识一个意大利女孩,她给我写信就说“亲爱的莫言”,当时我心潮澎湃,以为对我有意思,然后别人对我说,别自作多情,这是外国人的礼貌。

  全世界有很多年轻作家,也有很多人对年轻作家做出很多批评,我对年轻作家一直持支持态度。我认为,每一代人有自己的生活,每一代人也该写自己的文学,对未来的文学只能寄希望于年轻作家。

 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,我们遇到的挑战是,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,从事实际操作的人…

 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,展现了自己,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,更成为一把标尺…

 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,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。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。

  幸福是什么?当你功成名就时,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,和人分享才会。当你赚到很多钱时…